四方集運查詢香港電話 時政 法治 社會 獨家 視覺 視頻 濱海 輿論 經濟 房產 汽車 生活 文化 企業 服務 健康
天津 > > 正文

銀髮族手機衝浪喜與憂

2021年04月08日 10:50:58 來源: 天津日報

圖1:50週歲及以上網民羣體所佔比重趨勢

圖2:您平時上網最常用的設備是?

圖3:您使用智能手機的最大感受是?

圖4:您每天上網大概多長時間?

圖5:您使用智能手機主要用於哪些方面?

圖6:您經常同誰網上聊天?

圖7:使用智能手機,您遇到過哪些困難?

圖8:公共場所遇到智能手機操作困難時,是否有工作人員及時幫助您?

圖9:您認為老年人被騙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圖10:當您遇到電信網絡詐騙後,您是怎麼處理的?

圖11:您經常參與或使用的微信羣有哪些?

  據第44至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50週歲及以上網民羣體佔比由2018年的12.5%逐年升高,到2021年提升至26.3%,(見圖1)這意味着,在全國9.89億網民中,每4個網民中就有1名中老年人。

  從2000年起,我國已逐漸步入老齡化社會。2020年,我市60週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占全市户籍人口的比例為24.14%,説明我市4個居民中就有1名60週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因此,如何幫助老年人學會使用智能手機,通過網絡積極融入當今時代,分享智能社會紅利,實現智慧老齡化,成為社會關注的重點話題。

  天津社會科學院社會治理研究中心聯合本報,對我市老年人智能社會參與度進行了調查。藉助天津社科院“千户居民户卷調查”網絡系統,在全市16個區抽取了3260個樣本,男性佔35.8%,女性佔64.2%,平均年齡為55.38歲。其中,60週歲及以上老年人共1314名,職業覆蓋公務員、科技人員、企業職工、農民、學生、退休人員等十餘項。

  他們正在跨越數字鴻溝──

  3.7%老人成了“手機控”

  當我們走入智能互聯的數字化時代,數字政府、電子政務、智能交通、智慧醫療、智慧養老、網上支付等如雨後春筍般應運而生,處處離不開智能手機的使用。

  調查顯示,我市87.7%的老年人平時上網最常用的是智能手機,這一比例,高於全部受訪者平均水平1.8個百分點。與此同時,回答“從不上網”的老年人僅為3.3%,是老年智能手機用户中的“少數派”。(見圖2)

  智能手機豐富了老年人的晚年生活。從實際生活需要角度看,認為智能手機提供“日常方便”的老年人所佔比重最高,為49.2%;其次是“不想被數字時代所淘汰”佔比17.9%;“用途多、喜歡用且時尚”佔比13.7%。“銀髮族”正努力擺脱“數字鴻溝”困境,跟上社會的腳步。(見圖3)

  調查數據進一步顯示,這些老年人對智能手機的使用比較“主動”,持消極態度認為“不得不用”的僅佔11.3%。4.2%的老年人對智能手機有“依賴感”,還有3.7%的老年人表示,產生了“手機癮”,成了“手機控”。

  案例故事:

  過去,爸媽們會因為孩子玩手機生氣,但近幾年,隨着智能手機在中老年人羣中普及,那些曾指責孩子“上癮”的父母輩自己卻成了“手機控”。

  今年68歲的吳大娘就是其中之一。一方面,利用微信找到了多年前的舊友,偶爾聊聊家常,一方面加了各種各樣的微信羣,每天都在羣裏聊天、看視頻、搶紅包,有時甚至會“玩”到三更半夜。吳大娘的女兒説:“老媽經常陷入‘搶紅包’中不能自拔,吃飯、睡覺、看電視都是手機不離身,做飯時都是一邊看着火,一邊回信息,名副其實的‘低頭族’。”

  他們的時間去哪兒了──

  21.6%老人每天上網超4小時

  退休在家的生活輕鬆而悠閒,可有些老人,尤其是剛剛退休時間不長的低齡老人們,卻覺得時間過得挺快的,每天除了看電視、聽廣播、種花養草、帶孫子以外,他們還要上網聊天,瞭解國家大事以及個人感興趣的知識和趣聞,生活豐富而充實。

  調查中,回答經常上網聊天和喜歡網購的老年人佔30.7%,甚至有21.6%的老年人每天上網時間超過4個小時。從生理角度説,老年人的精力和視力遠不如年輕人,可是統計結果卻顯示,老年人上網時長在1小時至4小時的較全部受訪者平均水平還高出2.6和1.9個百分點。(見圖4)

  那麼,老年人主要使用智能手機幹什麼?他們對什麼內容感興趣?(見圖5)

  調查顯示,老人們更為重視和家人及親朋好友的即時聯繫和情感溝通,選擇“社會交往即時聯繫”的老年人最多,佔64.4%,所佔比重較全部受訪者平均水平高5.1個百分點;其次是“網上購物”佔53%;“乘車,掃健康碼等日常出行”佔45.2%。

  此外,瀏覽網絡上的各種保健知識和調節情緒的心靈雞湯備受老年人的青睞,分別有22.1%和31.2%的老年用户經常“看保健講座,學習養生保健知識”和“百度搜索,學習各種知識等”,這兩項均高於全部受訪者平均水平4.8和1.9個百分點。

  在社會交往的主要對象中,老年網民網上聊天頻率最高的是與“老同學和老同事”聊天,佔到67.5%,他們彼此之間有着共同的經歷和回憶,感情基礎比較深厚,可以聊天的話題比較多。(見圖6)

  專家觀點:

  天津市心理諮詢師組織委員會主任王虹翔表示,社會變遷改變了許多家庭生活形態,但無論何種生活形態,“家庭情感支持”以及“家庭成員之間的溝通和互動”依舊是中國人的情感寄託。有些老人雖然不能經常和親朋好友見面,但在微信羣中表現極為活躍,為朋友點贊、接收或分發紅包,轉發自己精心製作的小視頻等,既豐富了生活,又聯絡了彼此情感。

  有人擔心老年人上網成癮怎麼辦?其實不用過分擔憂。因為,老年人對智能手機的“依賴感”和“上癮”與年輕人的“沉迷網絡”有着本質的不同。“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機不是為了玩網絡遊戲和追劇,更多的是出於實際生活需要和情感心理需求。 他們在退休後,身邊能夠接觸到的人一下子減少,但依然渴望人際交往,網上互動成為他們尋找存在感和成就感的最好渠道。因此,全社會對老年人上網應該抱着幫助、鼓勵、包容的態度。”王虹翔説。

  他們迷失在“App海洋”中──

  28.7%老人表示“不會使用”

  公開報道顯示,2019年國內網民平均每個月新安裝App3.5 款。不僅有商城App、金融App,還有各種品牌App。

  在某些城市,乘坐公交用1個App,乘坐地鐵還要裝1個App,去醫院掛號也要下載1個App,辦理政務有時也需要下載安裝1個App,有的超市要想使用折扣券也要下載App。越來越多的App不僅讓手機不堪重負,也使得使用智能手機本就有困難的“銀髮族”更加困惑和不勝其擾。

  這些迷失在App中的老人們,他們在智能手機使用過程中都或多或少遇到過困難。(見圖7)

  調查結果顯示,老人在使用智能手機上遇到的最大困難是“去醫院前網上掛號和繳費等”,佔38.4%,比全部受訪者平均水平高出4.1個百分點。其次是坐公交車、地鐵出示“健康碼”,佔35.5%。特別是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出行都需要出示“健康碼”,曾使老年人一度非常困擾。

  在調查“您不常使用智能手機的主要原因是什麼?”時,老人們認為“功能太多,不會使用”的佔28.7%,“操作步驟太複雜”的佔22.8%,認為“不熟悉鍵盤上的字母,操作困難”的佔19.4%,認為“網頁上的字小,看不清”的佔19%。由此可見,實際操作過程中的技術問題成為阻礙老人們使用智能手機的主要原因。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擔心被網絡詐騙和騷擾”,“科技恐懼”程度越高的老年人,其互聯網的實際運用能力越弱,越不常使用,也就越不敢使用。

  在家裏使用智能手機遇到困難可以請求家人幫助和指導,在車站、醫院、超市等公共場所,遇到困難時,老人們也希望有工作人員給予及時的幫助和指導。(見圖8)

  調查顯示,36.6%的老年人表示,在公共場所遇到智能手機操作困難時,會有工作人員及時給予幫助。50.7%的老年人表示,這種幫助時有時無。

  專家觀點:

  當前,越來越多的公共場所需要市民利用手機進行智能化操作,如老年人遇到操作困難時,不能提供及時幫助和指導,會給老年人帶來許多“不便”和“不安”感,加重他們使用智能技術不自信心理。

  因此,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陸傑華表示,面對這些老年用户在使用智能手機上遇到的“堵點”和“痛點”,給予他們人性化的幫助和服務顯得尤為必要。比如,保留一些傳統服務項目,老年人不會使用電子支付的,可以使用現金支付,不會操作電子設備的,可以到人工服務櫃枱辦理,等等。智能手機或電子設備是冰冷的,但是具有人性化的幫助和服務是温暖的。

  陸傑華認為,互聯網企業要有更多的社會擔當和社會責任感,關心關注“銀髮族”體驗情況。努力解決互聯網服務中的“三不”困擾,即“不安”“不便”“不滿”困擾,儘快開發方便老年人學習和使用的手機App,幫助他們更便捷、更簡單地操作和使用,更簡明準確地獲取外界信息和知識,提升他們運用網絡的自信和能力,使老年人能夠輕鬆愉快地使用智能手機。

  這些騙局已盯上“銀髮族”──

  警惕!衝浪中的那些“暗礁”

  老齡化和信息化是現今社會的兩大趨勢,面對互聯網技術、人工智能技術的廣泛應用,互聯網犯罪比例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提升。這其中,“銀髮族”因信息獲得能力、信息甄別能力、網絡安全意識和個人信息保護能力均不足,再加之缺少防騙知識、愛貪小便宜等原因,最容易受到非法侵害。(見圖9)

  據我市2020年社會治安狀況分析報告顯示,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同比增長9.2%,冒充公檢法類、網絡刷單類、紅包獲獎類等電信網絡詐騙犯罪高發。例如,2020年4月7日,劉某某被冒充公檢法人員詐騙,涉案300餘萬元。5月20日,尹某某被網絡引誘投資詐騙,涉案35萬餘元。

  注意!這些騙局已盯上“銀髮族”──

  1.感恩抽獎型(以舉辦感恩活動、抽獎送福利、發放保健品為名,承諾一段時間後全額退款);

  2.刮獎釣魚型(以刮獎中獎的名義,誘惑老年人撥打兑獎熱線和公證熱線誘騙繳納手續費、保證金);

  3.購藥送基金型(以為老年人購買保健品、幫助辦理紅十字會扶貧基金的形式騙取錢款);

  4.免費送雞蛋型(以發放廣告、贈送雞蛋的方式,向老年人宣傳該公司的保健業務,以銷售保健品騙取押金);

  5.免費旅遊型(購買保健品可優惠參加旅遊,購買保健品可以入股);

  6.免費講座型、免費體檢型(以免費體檢、病情診斷的方式騙取老年人信任,騙取錢財);

  7.傳銷洗腦型(不斷播放宣傳片,對中老年人進行洗腦,謊稱購買保健品可以返錢)。

  當老年人熱情擁抱“數字生活”時,也會在網上遇到這樣或那樣的風險。

  調查顯示,在智能手機使用過程中遇到“虛假廣告”的情況最為普遍,佔55.3%。遇到過“中獎詐騙信息”的有33.4%,遇到過“網絡傳銷詐騙”的有23%,遇到過“紅包詐騙”的有16.9%。那麼,遇到上述電信網絡詐騙時,老年人的防範意識和處理方法又是怎樣的呢?

  有43.7%的老年受訪者處理方法正確,他們會選擇“保留證據,及時報警,用法律捍衞自己的權益”,另有15.7%的老年受訪者面對這類電信網絡詐騙“不知道怎麼處理”,還有10.8%的老年受訪者乾脆“自認倒黴”,選擇“不了了之,損失就損失了”的消極態度處理這類問題。(見圖10)

  有力舉措:

  為全力守住老百姓的“錢袋子”安全,按照公安部和市委、市政府的部署,從2020年4月13日起,我市公安機關在全市範圍組織開展了以打防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為主要內容的“雷霆四號”專項行動。僅用兩個月時間,就破獲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案件440起,為老百姓挽回了很多經濟損失,為老年用户放心使用智能手機掃清了障礙。

  提供更多人性化服務──

  讓老年人在智能時代“暢行”

  家人與朋友是老年人情感生活的寄託和依靠,老人們普遍認為,天倫之樂極為重要。從他們經常參與或使用的微信羣中能看出,親戚朋友聊天羣佔64.9%,子女家人聊天羣佔57.6%。(見圖11)

  為更好幫助老年人有效有益使用智能手機,身邊人應成為他們學習使用智能手機的“好老師”與“防火牆”。家庭和社會共同為老年用户賦能,耐心幫助他們學習上網知識和使用方法,允許他們適當“出錯”和“反應慢”,在學習和使用中逐步提升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機的能力和信心,形成一個家庭和社會立體支持體系。

  2020年11月,國務院辦公廳專門印發了《關於切實解決老年人運用智能技術困難的實施方案》,為破解老年人的“數字鴻溝”提供了制度保障。我市老齡委也在各區積極開展“智慧助老”三年行動,民政部門動員社區志願服務組織和工作人員、社區日照中心、老年大學等對老年人開設“免費智能手機課堂”,免費開展智能手機使用方法培訓。

  智能技術的供應商和互聯網企業,也針對老年羣體的多樣化和特殊性需求,提供人性化產品和服務。金融企業也推出16條措施助力老人應對金融服務智能化。一些老年網民欣喜地表示,“從前不知微信是何物,很失落,現如今都學會網上傳視頻、交話費了,感覺跟上了這個時代。”(孟若冰)

[責任編輯: 金鑫 ] [責任編輯: 金鑫 ]
敬請關注手機新華網
新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註明“來源:新華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新華社,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新華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新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30日內進行。
0100700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